吧如么星座网

这件事其实很明显,程小虎在梁忠和出去找人时并不是正好路过要去地里

简介:   这件事其实很明显,程小虎在梁忠和出去找人时并不是正好路过要去地里,他就等着这件事呢,他们已经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诸位,咱们今天要说的是一件冬夜密室谋杀案。

  这世上任何一件事的发生,背后都有由头,所谓事有千件得有因,话有千句得有头。

  有时候,局就像是魔术师手里的道具和手法,没揭秘时觉得玄奇无比,可一旦揭秘,大多数人会觉得不过如此。

  此案就是这样,利用了人们的心理思维惯性,故,归类到奇案之列也并无不可。

  以下,是此案的过程。

  梁苦瓜是个苦孩子,从小母亲亡故,是父亲“梁忠和”把他养大成人的。

  人们说这孩子命苦,所以就苦瓜苦瓜地叫,时间久了,这名字也就用了下来。

  梁苦瓜老爹好不容易把他拉扯大,长成了十九岁的小伙子。

梁忠和经常是自己喝稀的,给他吃干的,期盼他长大成人。

  梁苦瓜是长大了,可却成了个泼皮无赖。

  他自小家里缺吃的,就先学会了偷鸡摸狗,长大一点后又迷上了跟人赌博,妄想着靠赌博发一笔财,可输多赢少。

  久而久之,这孩子性情大变,好像别人都欠他似的,天天说他爹对不起他,把自己生在这么穷的一个家,老爹又没本事,要是他有本事,自己用受苦吗?

  梁忠和拿这个儿子没有办法,自己一天天老去,而儿子却跟个牛犊子似的,不像小时候想打可以伸手打一顿,自己也打不动了,只能听之任之。

  九月三十这天,梁苦瓜跟几个人赌了一天一夜,从二十九晚上开始,到三十傍晚才结束。

  到了村里,碰上了村里梁运太的媳妇“陈梦姣”。

可是他这媳妇脾气泼辣,平时也是个得理不让人的主。

  洋洋得意的梁苦瓜看见前面走着的陈梦姣,他快走几步跟了上去,嬉皮笑脸,嘴里喊着嫂子,手上就想摸人家。

  他晃着衣服兜,说有钱,边说还挤眉弄眼。

  所以一脚就把陈梦姣踢翻在地,嘴里还骂骂咧咧。

  陈梦姣看着不远处破口大骂,她骂自己男人呢,说他胆小鬼,这样子都不敢上前。

  梁苦瓜不管这些,他也知道梁运太不敢跟自己起,本想打趣占个便宜,但却碰了一鼻子灰,他一摇三晃回家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梁忠和到儿子密室前发现还从里面锁着,他就在外面拍打着让儿子起床。

  说是密室,其实是个地窨子。

梁苦瓜平时偷鸡摸狗耍无赖,他怕别人找他麻烦,所以在自己房里地面下挖了个地窨子,上面用一块厚重的木板当门,只能从里面插住,也没个窗户,只留了十来个拳头大的透气眼。

  他平时就睡在这里面,跟个鬼差不多。

  梁忠和叫了几声没人答应,他心里感觉奇怪,可自己又打不开,只好去了街里找人。

  程小虎跟着梁忠和到了他家,发现这地窨子上面扣着的木板特别厚,而且从里面锁死,怎么叫里面也不答应。

他看了看梁忠和,梁忠和脸上全是担心,他这个儿子不让人省心,整天,当爹的怕他出意外。

  程小虎开始踹这块木板,甚至是整个人跳上去跺,折腾了一阵,木板门栓从里面断裂打开,两人进去一看,梁苦瓜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死了。

  程小虎吓坏了,转头再看,发现梁忠和已经晕死在了地上,喉咙里还一直传出咕噜的声音。

  程小虎一口气跑出了梁家,撒丫子向县城去报案。

  接待他的是两个人,听了他夹杂不清的叙述,这两人并没有明白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死人了还是听得清楚。

  Ⅱ:疑云密布  这两个查案的一个叫“白少光”,一个叫“陈会民”。

  两人在地窨子里面查看,程小虎则晃动着梁忠和。

  越看,白少光和陈会民越是疑惑。

  这地窨子只有一个进出口,还有十来个只有小儿拳头大小的透气孔。

  那么,里面的梁苦瓜是谁杀的?

  两人一阵头疼,因为密室杀人往往意味着行凶者布局手段高超,他们必须要搞明白凶手是如何进来并且如何离开的,才能定凶手的罪,而以眼下的情况来看,他们半点线索也没有。

  程小虎带着查案人员进村,已经惊动了村里的人,这时候大家都知道梁苦瓜被杀了。

  程小虎和白少光扶着梁忠和出了地窨子,而陈会民还在里面仔细查看。

  梁忠和两眼发呆,对问话也不回答。

  白少光看得出来,这家人日子过得苦,而且来后并没有见到女人,说明这梁苦瓜娘已经过世,家里只有这么爷俩,在这样兵荒马乱的年代里,生活可想而知。

  而现在,唯一的儿子又死了,老人的心情他也理解。

  但这个时候,程小虎却说了昨天在街里发生的。

  白少光一听来了劲,梁苦瓜昨天调戏了梁运太媳妇,当晚他就被杀。

  不料到了梁运太家,发现家里没人,而且屋里还乱糟糟的。

  两人没有犹豫,直接就追出了村。

  一直追了三里路,两人看到了拉着架子车的梁运太和媳妇陈梦姣。

  梁运太被押了回来,村民们都非常惊讶,凭他也敢杀人?

  这是很明显的事,就算是村民也知道不对劲,更不要说经常查案的白少光和陈会民了。

  两人心眼多,一回到村里,就分别询问梁运太两口子,不给他们串供的机会。

  陈会民询问的梁运太,他说自己昨天夜里早早睡下了,一直没有出门。

  而陈梦姣在面对白少光询问时,却说自己和梁运太昨天回家后就发生了剧烈争吵,梁运太外出后她就睡了,他什么时候回来的自己并不知道。

  这两人说的全是昨晚的事,但却有这么大不同,一个说整夜都在家睡觉,另一个说整夜都没有在家,其中一个肯定在说谎。

  这时候,程小虎过来,站在正在商量案情的两人身边欲言又止。

  白少光看他似乎知道些什么,于是就鼓励他说出来。

  据程小虎说,天快亮时,他家的猪生小猪,他怕母猪受凉,从外面抱柴禾给猪烤火时,看到梁运太低着头,两手抱在怀里,匆匆忙忙回了家。

  两人听后对视了一眼,梁运太说了谎?

  两人又一起去见了梁运太,白少光突然说你昨晚半夜在街里,为什么说自己在家里睡觉?

  两人也不说话,只是一直盯着梁运太看。

许久,梁运太抬头,看到两人盯着自己,他又低下了头。

  陈会民摇头,说你媳妇说昨晚跟你发生争吵,然后你出去了,你在家里睡觉是谎话。

  梁运太还是不说话,白少光觉得这是个看似懦弱的滚刀肉,估计得上点手段。

  他脸一横就想要上前,梁运太却哭了,说自己昨晚偷东西去了。

  据梁运太所说,昨天回家后,媳妇一直骂他窝囊,他心里有苦,也不敢跟媳妇争吵,就自己跑出去躲避。

天都快亮了,他冻得受不了就回家,顺手偷了村边一家存放的白菜。

  黑影转身就进了梁苦瓜家,他过去一看,地上扔着一根打通了的芦苇管。

  他也不敢招惹梁苦瓜,把这些东西踢开后,自己就抱着怀里的白菜回了家。

  两人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天那么冷,他在外面转悠半夜?

  不过,两人还是去了他家里搜查,还真有一棵没吃的白菜。

  两人面面相觑,又返回去了苦瓜家墙边,在地上来回寻找。

  正寻找着,陈会民突然站住,似乎想到了什么。

  白少光不解看着他,陈会民却匆匆离开。

  过了好一阵,他又回来了,对着白少光招手,说他们应该完全想错了,他们上了当。

  白少光不明所以然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

  但恰恰是这样,陈会民才突然产生了怀疑,这个人也太积极热情了。

所以他刚才去打听了一下,程小虎家里根本没有养猪。

  两人懊恼回去,程小虎一副热情的样子看着他们两个。

  他在两个人查案时说谎,而且这个谎是的重要线索,但却是个掺了假的线索。

  也就是说,梁运太昨晚半夜的确出去了,这是真实的。

程小虎想要让查案人员知道梁运太半夜出去了,可又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是怎么看到的,所以他在这上面说了谎。

  他在这里至少有两个企图,首先是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昨晚为什么知道梁运太半夜出去了,然后就是栽赃陷害梁运太,把办案人员的视线引到梁运太身上,让他们以为是梁运太杀了梁苦瓜。

  可是,这里面仍然有两个问题没有,一是梁运太知道查案人员来了,为什么要赶紧逃走?

  所以,梁运太身上的疑点现在并没有程小虎身上的疑点多。

  陈会民这个时候认为是程小虎杀的人,并且想要陷害梁运太。

  可是白少光似乎还有推测,但他并没有说出来,而是提议自己再问一下梁运太,让白少光去程小虎家查看。

  梁运太对白少光说了自己为什么要逃跑,因为他害怕。

  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他竟然想出了逃跑的方法。

让他感觉奇怪的是,一向脾气泼辣的媳妇陈梦姣竟然也同意了。

  白少光瞠目结舌,这是能躲避得了的?

  不过,梁运太这个说法其实也有可信度,他性格是真懦弱,一个懦弱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要逃走也符合常理。

  他这边还在思索,那边陈会民从程小虎家回来了,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很精彩,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线索。

  Ⅲ:残酷的  白少光一看陈会民的表情,就知道他必定有所收获。

  陈会民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先去见了屋里的梁运太。

  程小虎也感觉莫名其妙,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会民拉着白少光蹲在了一边,他脸上带着神秘的表情让白少光猜自己在程小虎家发现了什么?

他把自己的衣服拉开,白少光向里面一看,竟然是一件女人的贴身衣物和一把锤子。

  陈会民得意洋洋说他刚才问过梁运太了,这衣服竟然是他媳妇陈梦姣的。

  这就有意思了,陈梦姣的贴身衣物,怎么会出现程小虎这个光棍家里?

  事情到了现在已经明了,唯一要查清的,就是凶手如何能进入封闭的地窨子,杀人后又如何离开并让地窨子锁上。

  这件事其实很明显,程小虎在梁忠和出去找人时并不是正好路过要去地里,他就等着这件事呢,他们已经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两人拍了拍手,把被绑着的程小虎和陈梦姣带到了众人面前,陈会民说出了自己的推理:  陈梦姣嫌弃自己的男人太窝囊,所以就跟村里的光棍闲汉程小虎勾搭成奸。

  梁运太在村里当街调戏陈梦姣,梁运太不敢阻止,但惹恼了程小虎,加上他认为陈梦姣不应该一直跟梁运太这个窝囊男人过下去,所以就想出了个杀人嫁祸的方法,趁着劝陈梦姣不要骂人的时候告诉陈梦姣回家后骂梁运太,直到把他骂出去为止。

  陈梦姣回去痛骂梁运太,梁运太受不了,又不敢还嘴,索性躲了出去。

  他躲出去了,一直在外面观察的程小虎进了家。

  两人趁着天冷和夜色到了梁苦瓜家,梁苦瓜虽然睡在密室中,但外面传来陈梦姣的声音,他不由得大喜,毫无防备就打开请了进来。

陈梦姣跟他进去,故意拉着他向里面走,后面的程小虎则趁机从后面的一侧下手,一钉子要了梁苦瓜的命。

  两人并不是只要杀梁苦瓜,还要嫁祸梁运太。

  他们两个出去时把门栓给破坏掉,然后在缝隙里塞入了一些大头的木头楔子,这样合起木板后,木板被牢牢卡死,梁忠和推不开之下就找人,程小虎一直就门外转悠,等着他找人呢。

  进去后,程小虎假装用力撞木板,打开后,把那些木楔子捡了起来。

  梁忠和晕死,他去报案。

报过案后,他又说自己半夜见了梁运太,使人们感觉是梁运太这个懦弱的人一怒之下杀了人。

  众人听得又惊又奇,竟然还有这样的曲折奇事,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陈会民说完,却并没有预料中的罪犯哑口无言,程小虎和陈梦姣都跳着脚喊冤枉,而且出奇地一致。

  他们说两人之间的确有奸情,可他们没有杀梁苦瓜。

  两人见多了这样嘴硬的人,所以冷笑着不搭理他们,到了城里,不怕他们不说实话。

  这时候,一直在一边听着的梁忠和问他们两个,程小虎和陈梦姣会怎么样?

  两人一愣,赶紧安慰他,说这两个人杀了你儿子,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他们杀人,自然也会正法。

  但是,梁忠和却连连摇头,说事情不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两人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可接下,梁忠和说出了另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直接了他们之前的所有推理。

梁忠和是这样说的:  其实,杀梁苦瓜的并不是程小虎和陈梦姣,而是他。

  也就是说,是梁忠和杀了自己的儿子梁苦瓜。

因为儿子已经成为了一个恶魔,他不仅偷,而且赌,还打年迈的梁忠和。

这些梁忠和都能忍,可是,他身上背着命案,去年他杀过一个过路的人,抢了人家的钱。

  杀人后把这个过路人扔进了河里,由于是个过路的,所以并没有人查。

他从那个就想要杀掉这个无恶不作的儿子了,为此他还买了迷药。

这次跟梁梦姣发生后回来,他又一直说要把梁运太全家都杀了。

  梁忠和看着自己这个儿子,明白他并不是像别人那样说说出气,他是真能干出这种事。

想着与其让他杀人后被正法,不如自己先让他死了吧,这样就不会害人了,自己养成了这样的儿子,他也要自己带走。

  所以,他自己做了一个计划。

  他知道儿子一直睡在地窨子里,那木板自己根本打不开。

  所以,他在天将亮时顺着透气孔将迷药用通气的芦苇管吹入地窨子,使里面的梁苦瓜晕死。

然后找来程小虎破门,破门后发现梁苦瓜趴在地上,他装晕后,程小虎去报案,他则起来亲手用钉子钉在了儿子的太阳穴里。

  他在无意间做出了一个密室杀人的假象,这直接迷惑了白少光和陈会民。

加上程小虎和陈梦姣想要趁此机会嫁祸给梁运太,因此做出了诸多疑点,导致查案的两人越查越偏,甚至把这对奸夫淫妇定为了凶手。

  眼看就要带这两个人走了,而且回去后是要正法,早已经心灰意冷的梁忠和不想让自己的恶转嫁到别人身上,所以就说了出来。

  这竟然是一起愤怒无奈的父亲杀子案,这实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大家都呆呆看着梁忠和,就连白少光和陈会民也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梁忠和说的显然才是真正的,因为也可以和梁运太说的相互照应上。

  程小虎和陈梦姣虽然没有杀人,但两人意图嫁祸,这同样是罪,另外两人也确实有奸情。

  梁忠和杀人,自然难逃。

  自己行刑,当然是错。

  陈梦姣和程小虎苦心经营一场,妄图借着杀人案来嫁祸老实人梁运太,却不料自己差点被定为杀人凶手,还把他们的奸情给暴露了出来,不折不扣的偷鸡不成,同时也是罪有应得。

  可怜的梁运太,就因为人懦弱,自己差点被嫁祸成功,而且也失去了老婆,真是悲哉。

  到了城边,白少光突然看向了陈会民。

  你说,程小虎家里的陈梦姣贴身衣物以及那把锤子,究竟是谁放了让咱们找出来的?

  陈会民呆呆看着他,脑中全是老实人梁运太的那张懦弱的脸。


以上是文章"

这件事其实很明显,程小虎在梁忠和出去找人时并不是正好路过要去地里

"的内容,欢迎阅读吧如么星座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