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如么星座网

“爱你是个好丈夫”“恨你软弱做叛徒”,鹃君的爱与恨泾渭分明、光明磊

简介: “爱你是个好丈夫”“恨你软弱做叛徒”,鹃君的爱与恨泾渭分明、光明磊落。

日前,笔者观看了由总编剧王道诚、编剧马敏编剧,国家一级导演倪东海导演,宁波演艺集团有限公司宁波市甬剧团创演的甬剧现代戏《红杜鹃》,该剧被列为2019宁波市文化精品工程重点扶持项目、浙江省舞台艺术创作重点题材扶持项目,入选浙江省文化艺术发展基金2019年度资助项目。

甬剧是用宁波方言演唱的地方戏曲剧种,音乐声腔属于滩簧。

甬剧表演风格幽默,善于表达真实、含蓄的情感。

甬剧经历了演清装戏、西装旗袍戏的过程,擅长演现代戏,直接从社会生活中汲取创作素材,以生活化的表演为主。

近年来,宁波市甬剧团不断推出深受广大群众喜爱的优秀剧目,无论是《三篙恨》《江厦街》,还是《筑梦》《药行街》等都受到了观众赞誉,不仅继承发扬了优秀传统文化,也满足了群众对高质量文化艺术的需求。

此次创排《红杜鹃》,主创班子力争将该剧打造成一部“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接地气、传得开、留得住”的好戏。

悬疑的意思是一件充满悬念、且无法看清的事物,导致人的一种怀疑和不理解的心态。

为此,《红杜鹃》在布局与情节上有自己的特点。

此剧时间定位于20世纪80年代初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地点是在台湾某座杜鹃花盛开的山顶上。

随后,外孙女湘英对坐在轮椅中的外公曾远质问道:“三十年来,你每年春天都要到山顶,隔海眺望,思念家乡…

曾远之女鹃君是一名地下工作者,她与地下党员尹平一同筹划了这场百日宴,准备借机与港城的起义将士接头。

特派员随即抓走了刚从上海赶来未进家门的鹃君丈夫肖马,并派人包围了府。

一家人被困府中,每个人都怀揣各自的,相互试探、言不由衷。

父女之间、夫妻之间、翁婿之间、主仆之间,发生了一系列激烈的。

剧照在这场危机面前,谁是“叛乱分子”成为全剧的悬念。

比如:“早做打算占先机”的曾远,百日宴是他“稳人心,等待时机好退场”的途径;鹃君则巧借百日宴掩耳目,“起义将士好碰面”;尹平把“和平解放”的重任,寄托在百日宴上;特派员将百日宴上出场的人“统统带走”,伺机抓出“共党嫌疑”;因为百日宴,组织通知国民党上海警备区中校参谋肖马赶回来,配合鹃君的工作,却刚到家就。

在这里,曾远、鹃君、肖马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但在百日宴上,他们彼此虚与委蛇、相互猜忌与防范,如何取舍兼济天下的大爱与儿女情长的小爱,是他们无法再齐心协力的痛点。

特别是鹃君与肖马夫妻之间的,最为惊险刺激,也是悬疑设定的关键。

剧照剧照好莱坞编剧大师罗伯特·麦基在谈到故事的时说:“若无,故事中的一切都不可能向前进展。

”正是这些的假定和设置,这些悬念的铺陈与测探,拉动了观众对最后找寻的执著;正是这些有悬疑的让剧情更富张力,使与悬疑相得益彰。

作为女性的鹃君,她对父亲、丈夫、女儿的感情,都情真意切、难以割舍。

在父亲的呵护、包容下长大的她,独立、果断,个性鲜明、敢爱敢恨,这样的鹃君当然可以为追寻理想信念牺牲一切。

“爱你是个好丈夫”“恨你软弱做叛徒”,鹃君的爱与恨泾渭分明、光明磊落。

这夫妻俩本是志同道合的革命战友,“红旗之下共宣言”的地下党员。

但当特派员用“全家性命”相要挟时,想到心爱的妻子、出生不久的女儿,肖马屈从了,以起义将士的名单与特派员做交易。

深爱的人了革命,鹃君由爱生恨情有可原;当肖马不堪承受鹃君的义正辞严,并为保护她而中枪身亡后,鹃君悲愤地唱道:“你的背叛难饶恕,你丢弃的责任我来完成。

母爱,是人世间最仁慈、最伟大的爱;孩子,也是维系一个母亲对这个世界最大的眷恋与安慰。

生死离别前再喂一次襁褓中的小女儿,“让我再亲亲阿囡”,这该是作为母亲最大的亏欠——无法陪伴她长大成人。

”铿锵的唱词,“没有国来哪有家”的情怀,把一个革命者视死如归、舍小家为大家的壮烈形象,淋漓尽致地呈现在观众面前,激起人们的共鸣与慨叹。

剧照当然,人性是人的特质赋予的本性或品性,是多方面的、立体的。

剧中,义无反顾的革命者鹃君,沉着、冷静、爱憎分明,让人可亲可敬。

但纵观全剧,她的这种偏执与直白,反显出人性的可贵。

十六年前,苦娘以佣人的身份走进曾家,就一心一意为这个家操持、打算,特别是鹃君母亲去世后,苦娘不仅真心实意地陪伴她长大,甚至“既当阿姐又当娘”。

鹃君生下女儿后,苦娘又心甘情愿地担负起照顾婴儿的责任,这份主仆之情理应在日积月累中升华成亲情。

但当曾远说出要给苦娘“一个名分”时,鹃君的反应有些不近人情,一时是欣慰父亲老来有个伴,但表明“鹃君这辈子只有一个姆妈,原谅我叫不出口”;一时又意难平地说:“幸好姆妈去得早,她就用不着看着当初被她收留的人,如今取代她的位置。

”这种心理,小儿女情态毕露,倒显出鹃君人性的真实与率性。

生死较量促成人格升华戏剧理论家朱栋霖、王文英在他们的《戏剧美学》中认为:“当代悲剧对人的自我认识的探索,更重要的是表现人类精神生活的复杂性,刻画人的深层意识与精神生活的两难处境。

”《红杜鹃》中,肖马与鹃君都沦陷过抉择的两难境地。

肖马选择了小家的“情”,却丢弃了人间大“义”,一时糊涂终酿成绵绵遗恨;而鹃君虽舍弃了小我的“情”,但保全了人间之“义”,最后获得精神的完型与人格的升华。

我们知道,悲剧作为一种重要的戏剧艺术形式,其重要性在于悲剧是人类自我人格的追寻和完善。

这是因为:首先,悲剧是关于苦难和痛苦的戏剧,不同类型的痛苦对应着不同类型的悲剧;其次,悲剧主人公具有高贵的人格,这种高贵表现为悲剧主人公运用自由意志选择自己的行动并贯穿到底;最后,悲剧隐含了“肯定—毁灭—肯定”的内在戏剧结构。

正是由于这些艺术特征,悲剧才能够让人在一种崇高的状态中体验到人格自我的完善。

剧照剧照而在人格升华方面,悲剧无疑有着巨大的、非同寻常的作用。

《红杜鹃》中,尹平、肖马、鹃君先后中枪身亡,作为悲剧主人公,他们的悲剧行为各不相同,其结果也大相径庭。

尹平是鹃君的革命引路人,后被肖马出卖,临危之际,把一份起义将士的名单托付给鹃君送去交通站,并嘱咐:“若遇到危险,宁可销毁,决不能泄露机密!

”随后光荣牺牲,得到了人格的升华,当然值得肯定。

肖马是鹃君一见钟情的丈夫,当年“意气风发,充满了理想”的他曾带领鹃君“参加”,两人志同道合、情比金坚。

可当敌人用爱妻与爱女的生命威胁利诱时,肖马承受不住心理压力而出卖了组织,后又为保护爱妻中弹身亡。

鹃君的开枪自尽,则是一种成全,成全父亲“亲手处决了共党”,证明了他的“忠心”,不仅使湘英有外祖父和苦娘照顾,她也能含笑九泉,这种成全同样值得肯定。

由此可见,尹平、肖马、鹃君的悲剧结局,正隐含了“肯定—毁灭—肯定”的内在戏剧结构。

特别是有尹平与肖马的衬托,这位革命的后来者鹃君,终将悲剧情境推向高潮,激起欣赏主体的心灵产生接受这个事实的力量,并以悲剧仪式性把事实转嫁到欣赏主体身上,从而完成悲剧主人公人格的升华和心灵的新生。

诚然,这种新的精神境界的达成,也是悲剧在宣泄基础上进行的一场心灵净化。

”回归祖国怀抱,让30多年中沉淀的爱与责任皈依,这应是甬剧《红杜鹃》表达的中心主旨。


以上是文章"

“爱你是个好丈夫”“恨你软弱做叛徒”,鹃君的爱与恨泾渭分明、光明磊

"的内容,欢迎阅读吧如么星座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