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如么星座网

”魏贤看到两人疑惑的样子很是诧异,又仔细看了眼照片

简介: ”魏贤看到两人疑惑的样子很是诧异,又仔细看了眼照片,十分确定地说道:“这是我前未婚妻,名叫韩笑,你们为什么会有她的照片?

1一声巨响传来,红色轿车直直撞向了路边的树上,汽车前身顿时凹进去大半,车屁股高高翘起,车轮还在飞速转动着。

在不远处跟着的筱歌此时一脚刹车停在路边,看着眼前的情景,一时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筱歌一直跟着这辆红色轿车,因此目睹了车祸的全过程,当时对向来了一辆大卡车,跨越黄线逼过来,但是红色轿车却丝毫没有减速,最后直接冲向了路边的树上。

无奈之下,筱歌拍打着车窗,企图将女人唤醒,显然也是徒劳无功的。

眼看着浓烟越来越大,似乎随时会,筱歌又急又怕,拿出手机打给了辛赏。

徐晴她出车祸了,撞在了树上,她好像已经死了,现在车冒了好大的烟,感觉会…

”筱歌听到辛赏要来,心里踏实了许多。

这条路非常偏僻,往前走只能到达后山,进了山就没有路了,而后山上除了海城公墓,就只有山脚下的小村庄,平时进出的车辆非常少,此刻更是一个人没有,刚才让徐晴躲闪不及的卡车此刻也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筱歌在附近转悠了一大圈,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直到不远处警笛响起,才算把心里的石头落地。

很快熄灭了车上的烟,撬开车门,确认徐晴已经死亡了。

筱歌讲述了车祸的经过,听完点点头,同时抬起眼睛狐疑地看了筱歌一眼:“那么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筱歌哑然,转念一想,如今出了人命,自己又是唯一的目击者,撒谎很有可能会越描越黑,只好坦诚道:“嗯,我不认识她,只是有人雇我她。

”2一个星期之前,辛赏跆拳道班上的一个学员程圣,听说辛赏和筱歌之前的经历后,很感兴趣,特意请两人吃了一顿大餐,说是要听一听他们的奇遇,酒足饭饱之后程圣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

程圣是个高级工程师,曾经是县里的高考状元,家境不好,凭借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总算是跻身中产,但是骨子里的自卑让程圣依旧不能满足现状,娶一个豪门妻子改变家族基因成了他的奋斗目标。

徐晴是他两年来交往的女孩中,他最满意的。

据说家族里的每个人随便拎出一个都是非富即贵,徐晴自己也不像那些富二代大一样肤浅放纵,出国留学回来后,离开家乡来到海城准备创业开一家广告公司。

徐晴身上的温婉诗书气质让程圣为之着迷,他深深觉得她就是这辈子要找的人,因此他隐瞒了自己的身世,把自己也包装成了三代从医从学的书香门第,对徐晴更是处处讨好。

只是徐晴对他的态度总是若即若离的,时而表现得对他非常满意,时而又保持距离,这让程圣愈发没有把握,也更激发了他的占有欲。

一次两人约会之后,程圣借着微醺的酒意,向徐晴求了婚,徐晴没有明确表态,但在那之后徐晴却开始躲他,电话常常不接,约会的时间也越来越少,程圣问她是不是变心了,徐晴却坚定地说没有,只是让他等等,自己有些私事需要解决。

程圣没有回答,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轻轻摇了摇头:“我不确定,但我总觉得她有别的事瞒着我。

”程圣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现在脑子很乱,所以才希望你们能帮我一下。

”“如果,我是说如果,徐晴她真的移情别恋,你要怎么办?

”程圣叹了口粗气:“随便了,其实我自己也感到很累。

辛赏最近的心情不是很好,之前他牵涉其中的女孩被害案,最近有了新的进展,女学生生前曾踢踹过一只猫的腹部,而她自己死后被类似猫爪的东西划伤了腹部,但谁会为了一只猫杀人呢?

而一直被传得沸沸扬扬的扒皮案也因为死者生前酷爱穿动物皮毛而一度引起巨大的恐慌,但是自那之后也再没有了进展。

辛赏一直处于停职状态,如今局里从上到下都被这两个案子笼罩着,也没人想得起他,他一直想通过立功的方式重新引起注意,却始终不得其法,所以一直闷闷不乐。

筱歌从程圣那里了解了徐晴的一些基本情况之后,便开始徐晴,几天下来徐晴的行踪也让筱歌很是疑惑。

据说许晴一直在筹备开公司,按理说应该很忙,但是除了去办聚集的幽闭小巷里办了一次证,再也没干过与开公司相关的事,倒是经常在郊区四周游荡,还去过一次医院,但据程圣所说,徐晴最近并没有生病,而最反常的也是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墓园。

第一次她就是在墓园四处走了走、看了看;第二次,她跟墓园的工作人员沟通了一下,似乎约定了什么事情;然后便是今天,只是还没有到达,就出了事故。

筱歌向交代了前因后果便跟着前来接她的辛赏一起回了家,不知是被车祸的惨烈吓到了还是事情的走向出乎了意料,筱歌一直怔怔地,连辛赏的拿手菜西红柿炖牛腩都提不起兴趣。

3很快,传来消息,车祸并不是普通的事故,筱歌一下子打起了精神。

徐晴的车被动过了手脚,导致她在躲避卡车时刹车失灵,只好冲向一旁的树林。

但她的车前一天晚上停靠的位置正好是监控死角,来往车辆行人又多,没有找到可疑的线索。

而对向过来没有减速且事后逃逸的卡车,也被证实是租的,租期一天,租借的人登记的是假的身份,后不久将卡车停在路边,司机早就没了踪影。

原本简单的感情纠葛竟然演变成了谋杀,这让筱歌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筱歌随即联系了程圣,得知他也被传唤到警局问话,便和辛赏一起在门口等候。

看到筱歌和辛赏关切的样子,苦笑一声,说道:“假的,都是假的。

”筱歌和辛赏面面相觑,一同问道:“什么假的?

”“徐晴,整个人都是假的,,学历证,包括优越的家境,都是假的。

”程圣说着,脸上没有愤怒没有震惊,只有无奈的苦笑,似乎早有预料。

“其实我早就怀疑了,她如此的身世,何必跑到海城这么个三线城市来创业,她也很少说起小时候的事,我自己也不敢提,因为怕露馅。

她的一切都是她自己和她的朋友告诉我的,而她有限的几个朋友也不过是她来海城之后才结交的。

她从来不让我去她的公司,也从来没见她忙过公司的事…

”“说这次事故不是意外,是谋杀,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

程圣摇摇头,一只手蒙住了双眼,紧抿着嘴唇,绷紧了咬肌,克制住自己想哭的欲望。

筱歌和辛赏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我想知道她是谁,又是谁杀了她,你们能不能帮我?

这应该是的事吧,之前因为我偷拍还想拘留我呢,因为他保我,才改成警告的。

“最近世道太乱,警力有限,我看他们的意思,很难全力以赴。

我知道你们很为难,现在也毫无头绪,我是唯一的嫌疑人,但是全公司的人都可以给我做不在场证明,如果最后出现任何问题我会全部承担,另外,佣金双倍。

”面对最后一句的,筱歌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辛赏却显得平静许多:“佣金的事以后再说,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筱歌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辛赏,抿着嘴,小声说道:“跟钱有仇啊?

”辛赏没有搭理筱歌,送走程圣之后,拿出自己的证,得意地说道:“刚才副局长找我,说刑侦科所有人员都去另一个案子了,省里下了死命令,两个月必须交出凶手,这个案子暂时没有人能接,让我去,证件给我,其他的就算了,如果办得好,复职就有希望了。

”筱歌无奈地翻个白眼:“你复职,也别耽误我挣钱啊。

”“不满意,你可以不参与啊。

“那倒是,但也不能完全排除。

”辛赏又晃了晃手里的证,筱歌只好闭嘴了。

4筱歌和辛赏没有片刻停留,便来到徐晴的家中,房间不大,两室一厅打扫得很干净,装修和布置也很时尚温馨。

但,似乎也太干净了,家里一张纸片都没有,一个证件类的东西都没有找到,实在可疑。

只有一个笔记本电脑,似乎也是新买的,一条浏览记录也没有,辛赏只好将它带走。

走到门口的位置,筱歌看到门口的鞋柜上有一个小盒子,想到自己平时总喜欢把一些小物件随手放到门口的鞋柜的习惯,便打开看了看,果然里面都是钥匙、零钱之类的小东西。

筱歌随手翻了翻,在几张零钱中竟然夹着一张医院开具的安眠药的处方。

筱歌看了看处方上的时间,正是前几天徐晴去医院的日子。

“我见过她素颜,皮肤啊精神状态都不像是会失眠的,至少到不了服药的程度。

”辛赏说着,将纸条封了起来。

蔡程在电脑城开着一家维修店,如今手机普及,家用电脑使用率低,生意也逐渐惨淡,不过蔡程似乎也并不在意,他靠着打网络游戏就能填饱肚子,平时也会给一些小公司写写代码,养活自己绰绰有余,之前犯过错误受过辛赏的恩惠,所以,即便自己在排位上分,也义不容辞地放下游戏帮辛赏解决问题。

蔡程的设备有限,而线索只有一台买了不足两个月的电脑,要在网络这片大海里找寻点蛛丝马迹也着实不容易,所以两人没有多逗留,给足蔡程时间,务必把能翻得出的消息全都翻出来。

两人找到墓园的值班经理,谎称是徐晴的亲人,告知他们徐晴出了车祸。

“之前听说她来过墓园,就想问一下她是不是在这里给自己购买了墓地。

”值班经理有些为难,最后还是吞吞吐吐说道:“是,徐确实来定了墓地,原本约定好前天来签合同,我还奇怪呢,当时要的还挺急,怎么突然不来了,没想到…

”“一般买墓地都很慎重的,精挑细选,还有人会专门请人来看,但这位徐女士就是在院子里转了转,就决定要买下了,先交了定金,过一日再来付全款成交,好像等着急用似的。

”辛赏和筱歌离开墓地后,都感到一头雾水:徐晴会是为谁准备墓地呢?

“两人关系都没确定,程圣怎么可能会把保险受益人写她呢?

杀了他也拿不到多少钱,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看这样子,徐晴应该是近期就要动手,安眠药、墓地什么的都准备好了。

”“徐晴还真有意思,杀人还替死者准备墓地。

”辛赏听言,心中一惊,转头看了一眼筱歌,一把将车停在了路边:“对啊,她会给自己准备杀掉的人买墓地,说明她对这个人一定有着特殊的感情,至少关系非常亲近,很有可能就是这个人发现了她的杀机,所以反把她杀了。

”筱歌点点头:“你说的很对,但这个人是谁呢?

”“这才可疑呢,她不是海城人,在这里又没什么亲近的人,为什么隐姓埋名到这里来?

是不是为了接近程圣,两人之间没有什么经济的来往,为什么要接近他?

”一连串的问题让辛赏更加惆怅,叹了口气说道,“我觉得现在她的身边应该都是虚假的关系,必须查出她真实的身份,才能找出杀她的这个人。

”晚上蔡程打来了电话,两人赶到时,蔡程正闭着眼睛眯觉,听到两人进来,揉揉血红的眼睛,赶紧将自己查到的资料调取了出来。

“这个人在网上基本上没留下什么信息,有几个社交账号都是别人的,可能是买的,信息非常少。

我顺着她的社交账号发现了她过去登过的一个社交网页,不过已经很久没登过了,最近的一次,也是一年多以前,她登录之后什么也没干,只是看了一个人的主页,我在里面找到她和一个男人的照片。

”随即,蔡程打开一张照片,一男一女亲密的合拍,筱歌一眼认出了徐晴,但是那个男人却根本没有见过。

”“根据他的主页,顺藤摸瓜查到这些。

5A市并不远,休息一夜之后,天一亮筱歌和辛赏就找到了魏贤的事务所,魏贤原本以为是接了个大案,但是看到筱歌拿出徐晴的照片,眉头一皱,眼神一下子黯淡下来。

”魏贤看到两人疑惑的样子很是诧异,又仔细看了眼照片,十分确定地说道:“这是我前未婚妻,名叫韩笑,你们为什么会有她的照片?

”“恩,她涉嫌一起案,同时也是一场车祸的受害者。

”魏贤闻言,推了推眼镜,苦笑一声:“那你们肯定是搞错了,韩笑不可能参与什么,更不可能是什么受害者。

”辛赏和筱歌大为震惊,明明看着就像是一个人,难道却毫不相干?

“冒昧问一下,韩笑是怎么死的?

”魏贤说道,辛赏和筱歌不禁在心里打了问号:又是车祸?

”魏贤没想到,辛赏会继续追问,换了姿势,开始慢慢回忆。

那天,魏贤正在准备一个大案子的辩护,已经焦头烂额半个多月了。

这个时候,韩笑的父母突然到访。

两人都是农村家庭出身,对他们管束较少,离家又都很远,所以没有经过见父母的环节就订了婚,因此这是魏贤第一次见韩笑父母,非常重视。

他们约在郊区的一家高级餐厅,韩笑怕魏贤太累,就主动提出开车,但其实她的驾驶技术并不好,不过那天魏贤太累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上车不久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在一个急转弯的路口,一辆对向的卡车急速驶来,韩笑一时慌了神,刹车油门一通乱踩,方向盘更是转得飞快,最后车子侧翻滚落到一旁的草地里。

等魏贤醒来,已经是后的第三天,除了头部撞击导致有些脑震荡需要卧床休息外,没有什么大碍,但是韩笑却没能躲过这场灾难。

一般这样的车祸,受伤最重的往往是副驾驶的乘客,因为驾驶员的本能都是保护自己,但是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坐在驾驶位置的韩笑却放弃本能,而是选择了保护副驾驶位置的魏贤,所以才救了他,而导致自己当场死亡。

魏贤悲痛不已,更为没能见到韩笑最后一面而遗憾终生,他醒来的时候,韩笑的父母已经将韩笑的尸体带回了家乡,他多次去寻找,都没有找到。

”魏贤说完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看了两人一眼,说道,“说实话,我到现在也不太明白,我当时昏迷了两天,醒来也一直迷迷糊糊的,等我真正清醒已经是一个月以后,那时我再去看这个案子才觉得疑点重重。

”“比如,你刚才说的,为什么韩笑的父母没有追究责任就急着带走尸体,从此杳无音信?

据说我是被韩笑的家人送去的医院,一直是我朋友在照顾我,而那场车祸根本没有,等我清醒过来再报警,已经无济于事了。

”“既然发现有疑点,为什么没有继续下去呢?

“韩笑的死给我的冲击有点大,也就对这些疑点忽略了,人都死了,还去计较那些又有什么用。

”“你都没见到尸体,怎么确定她真的死了?

”辛赏继续问道,语气有些咄咄逼人。

魏贤被辛赏的气势吓得有些哑然,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问题,低下头沉思片刻,说道:“我没有看到尸体,但是身边的人都说她已经死了…


以上是文章"

”魏贤看到两人疑惑的样子很是诧异,又仔细看了眼照片

"的内容,欢迎阅读吧如么星座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