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如么星座网

他心里想,没了我

简介: 他心里想,没了我,你能找的也就是这等货色。

当刘华睿向何玉青说,他晚上出门是到黄所长家去谈中心工作时,何玉青一脸疑惑的表情让他很心慌,直到早晨出门的时候,他的心还是忐忐不安的,再也没能为自己的演技得意,他想,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要尽快和代畅芬做个了断,可是,二十万,一下从哪来?

这着实让他心急火燎,他合计了一下,家里有两笔一年期的存款,有一张三万的,还有不到两个月就到期了,现在取出来,利息就没了,未免太可惜;还有一张是两万的,二月里存的,这笔款倒是可以马上取出来,还有一万五的活期,那是以备不时之需的。

他算来算去,他最多只能凑十万元钱给代畅芬,可是这样一来,积蓄全部没了不说,反倒欠了五万的债,接下来,努力了这么长时间,升职的事可能就砸了,房子分到手以后的装修费呢,也没了。

以代畅芬的性格和脾气,别说少了十万她不乐意,就是少个三两万怕也不成,她说得很清楚,二十万一分不能少!

刘华睿想了半天,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就暂时搁置起来不去想了,还有重要工作等着他。

对这次的中心工作,刘华睿虽然不敢分心,但是他觉得,如果不出大的意外的话,自己应该是能很好地完成任务的。

一大早,中心工作就如火如荼地展开了,刘华睿负责一个小分队,带领着所里的两个人上街了。

刘华睿本想绕过代畅芬的服装店,但是有个人见店门口靠马路边上,用铁架子摆着一排服装,就进店去要求代畅芬把服装收进去,却没想到遭到了代畅芬的拒绝,两个人发生了争执。

代畅芬原本坐在店内的一张躺椅上,她一边往外冲一边喝道:“小刘你别管,就让它摆在那里,我今天就是不搬。

”她话音刚落,就和刘华睿撞了个满怀!

好像又一只杯子砸到了他的脊背上,刘华睿猛地意识到,代畅芬今天是冲着他来的,搞不好,她就敢放泼,当着众人的面,出他的丑,而这个男青年是谁呢,看上去老实巴交的,这时正扶着铁架不知如何是好,是她——男朋友?

”刘华睿碰了钉子,这令旁边的两个人脸上挂不住了,气得把手一挥,就要动手强行搬那铁架子。

刘华睿强忍住心头之火,示意同志们先别急着动手,他略沉吟了一下说:“希望你能理解我们的工作,这个牵扯着其他的工作,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就是这个意思。

代畅芬似笑非笑,对刘华睿说:“那希望你的工作都能及时协调好!

”她又回头对那男青年说:“小刘,既然这位领导这么说了,那你就帮我搬进去吧!

”小刘很听话地“哎”了一声,伸手将铁架子上的服装拨到两头,这才弯腰将铁架子扛起来向里走,那动作笨手笨脚的,进门口的时候,脚还在门槛上绊了一下,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地。

刘华睿看在眼里,瞟了一眼代畅芬,她的脸这时有些气恼的神色。

他心里想,没了我,你能找的也就是这等货色。

可是他表面却丝毫不动声色,突然又觉得自己好笑,其实他这两天总是在心里骂她,这会儿听见人家骂她,自己心里却又难受了,这多少说明他是在乎她的。

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如果是三个月以前,他们就开始交往的呢…

刘华睿想到这里,身子猛地一激灵,哆嗦了一下,后面有个同志问:“刘所长,你怎么了?

”开车的同志说,“那我调高点。

”也正在这个时候,何玉青的电话打来了,问他午饭怎么吃。

挂上电话后,一个同志就说:“嫂子真好,总这样打电话惦记你在哪里吃饭吗?

”刘华睿嗯了声,就不想再开口说话了。

到下午四点半左右,黄本初打电话给刘华睿,说晚上有贵客要陪,叫他晚上把另两个人安排在食堂吃饭,他自己找个合适的理由出来。

当天的中心工作进行到晚上六点半才收班,黄本初打电话告诉刘华睿,今天的客人是黄昭斌,刚才俩人在饭桌上商量,叫他把爱人何玉青也喊来,一起吃饭热闹。

刘华睿一听,很是高兴,赶紧给何玉青打电话,兴奋地说明了情况,哪知何玉青冷冷地说:“我不舒服,明天上午我们到民政局去把离婚手续给办了。

”何玉青的声音听上去怪怪的,可是黄本初和黄昭斌已在餐厅等着了,刘华睿就来不及细想了。


以上是文章"

他心里想,没了我

"的内容,欢迎阅读吧如么星座网的其它文章